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近世传奇(1840-1949)

所有文章皆已在网易历史刊登

 
 
 

日志

 
 

抗战悬案:宁波城防司令王皞南蒙冤被处死  

2009-08-04 19:16: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摘自:《世纪》2006年第3期  作者:余麟年

1939年深秋的一天,坐镇宁波的城防司令王皞南被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官顾祝同电召至金华,即行枪决,枪决后又不公布他的具体罪状。这使上海、宁波的军民尤其是敌伪军营里到处显现惊讶和恐慌。关于王皞南的死因一直沿续至今未能解开。长期以来最有代表性的有“专轮迎妇”而导致杀身之祸和“长沙焦土案”及“与虞洽卿矛盾”等说法,都很难自圆其说。笔者根据先父当年回忆和上世纪90年代本人给台湾《浙江月刊》撰写《王皞南之死究属何因?》一文,曾访问了知情者并查找了有关资料,发现了新的线索。

关于王皞南的历史

王皞南生于1891年(清光绪辛卯),属兔,浙江省黄岩县西乡楼岙村人。父亲王宪洪,是一位老实的种田农民,靠天吃饭仅能维持全家温饱,无钱供皞南读书。靠堂伯父资助,他才得进入乌岩贞成书院读书,后升入县城内清献书院。

1906年16岁的皞南投考杭州陆军小学,毕业后入南京陆军中学。1911年武昌起义,王皞南和一些同学参加了革命敢死队。民国成立后他入保定军官学校;1914年毕业,在浙江暂编第一师任排长;1918年升任第一团第七连上尉连长;1924年到陆军大学学习,毕业后任二十六军军部中校参谋。此后不久他升任二十六军军官团上校训育主任;北伐战争期间,任第二十二师第三团团长,立了许多战功;1930年任第四师副师长兼第十二旅旅长。

1927年浙东成立宁、绍、台、温四个指挥部,到1932年该部撤销后成立了宁波防守司令部。国民党军事委员会任命王皞南为中将司令,管辖浙东沿海防务。

王皞南个性豪爽,为人正直,不贪赃枉法,不玩女人,处处以治国“四维”①作自励,以先贤戚继光作自勉,故得到国民党官长尤其是蒋介石的赏识。蒋在最高军事会议上多次表扬王皞南廉洁奉公,称他为“年轻军人的楷模”,因而委以东南海防的重任。

“专轮迎妇”致杀身说

王皞南“专轮迎妇”而遭杀身之祸,这是社会上迄今还在流传的几乎是公认的说法。因他的妻子鲍氏是其奉父母之命结婚的。鲍氏虽是村妇,目不识丁,但脾气很好,对公婆孝道甚笃,对丈夫也十分体贴,因此夫妻感情很好。

1938年正月二十三日,鲍夫人突然病故,王皞南痛不欲生,按照当地风俗,为她做“道场”、“放焰口”超度亡灵,寄托哀思。当时许多人都劝他续弦,一些摩登姑娘也纷纷写信附上照片,愿终身陪伴王皞南。他认为死者尸骨未寒,就婉言拒之。直到次年,来甬视事的上级官长巡视了宁波海防之后,对王指出,作为中将司令,无妻室照料,也有碍公务。王考虑续弦后,经同乡张子泰做媒,续娶国民党中央银行杭州分行行长金伯顺的侄女金耐仙为继室。耐仙客居上海,等候迎娶。当时平安轮公司经理李耀庭为了讨好王皞南,愿将该公司的“棠赛轮”(原名平阳轮,在战时为避免日机轰炸,故借葡萄牙商人之名,名为“棠赛轮”)供王皞南结婚时专用。王皞南就用该轮驶沪,迎娶新娘,并装妆奁。据传嫁妆十分丰厚,估值有数十万。一批亦官亦商的人,乘机装进了大量的私货。

结婚典礼在宁波总商会举行,由王文翰任证婚人,代理河南省主席的同乡方策为介绍人。国民党驻宁波部队一九四师师长陈德法做男傧相,当地军政要员都参加了婚典。第十集团军总司令刘建绪送了喜幛。据参加婚礼的人回忆,那天情况很特殊,有30多架敌机数度飞越宁波上空。举行婚礼时,电灯突然熄灭,在场的人都认为那是不祥之兆,因为王皞南再婚直接违反了非常时期“凡属军人不得结婚”的中央通令。故有“将军不知亡国恨,敌机声中进洞房”而遭杀身之祸之说。

因王皞南新婚不久即出事,故直到现在某些人还在写文章,还添油加醋说王皞南娶的是日本女特务,窃取东南沿海抗日的重大情报,而遭处决云云。这是不符合事实的。


对“焦土抗战”牢骚太盛致死罪说

王皞南的处决,引起了敌伪军政内部的强烈震动,日本中央情报机构和“大东亚共荣圈”等对华政策研究部门即派出大量的特工人员收集资料查清王皞南的死因。经过大量资料的分析,认为处决王皞南与其专轮迎妇、战时续弦无关,因为作为中将司令亡妻续娶并动用一艘客轮实属小事。蒋介石也决不会为此等小事下令杀掉他的亲信。其原因和“长沙焦土”政策王皞南的反常态度有直接关系。因处决王皞南期间,正临国民党正面战场节节败退之时,而蒋介石的嫡系部队——长沙守军实行“焦土抗战”,焚毁了市内五万多间房屋,死伤达二万多余人,引起了全国的震怒。王皞南对此举也大为不满,在一次军事会议上公开扬言长沙焦土抗战是“以火伐兵,千古罪人……”。皞南的讲话被特工人员获悉并向上作了汇报,据说敌伪情报局早已预料到王皞南以后的命运难卜了。因为王皞南的公开讲话,未免有人要传到蒋介石耳里。蒋闻讯后必然要向王开刀,杀鸡给猴看,以杜绝军人中再有人议论“长沙事宜”。故传有“长沙一把火,小王牢骚多,老蒋堵众口,引来杀身祸”之说。事实上戴笠确曾派人调查此事,调查人是王乐坡,与王皞南有远亲关系。王皞南对长沙事件虽然大发牢骚,甚至在王乐坡多次警告中还坚持自己的观点。但王乐坡看在亲戚的面上,避重就轻向上级编造一套谎言,还说王皞南工作踏实,任劳任怨。故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与虞洽卿关系不洽遭告发说

因王皞南上任不久,恰逢虞洽卿母亲去世,全国不少政客、名流和巨商来虞洽卿的家乡三北龙山(现属浙江省慈溪市)吊丧。蒋介石也派顾祝同为代表,连与虞洽卿历来不睦的袁履登也派其子袁生斋前来吊丧。王皞南保定军校的宁波同学王文翰,约他一起前往龙山吊丧。王皞南不愿意去,因为他对虞洽卿这个人不感兴趣,故不想交往。后经他的好友宁波药行业巨商翁仰青劝说:“顾司令也在龙山,陈德法师长在龙山任保卫。你不看僧面也看佛面,对顾也必须去拜访拜访,何况虞洽卿是老蒋的红人。其母逝世,作为地方官,不去吊孝,不但有碍虞洽卿的面子,更失驻防司令的礼节……”听后王皞南才勉强在王、翁的陪同下到龙山去。因为迟走一步,恰好顾祝同已离龙山,陈德法也因事外出未能碰面,他到了那里后,虞洽卿也没有亲自出迎。而在那天开吊时,中国佛教协会主席、国际佛教协会理事寂幻法师也来了。因虞母是佛门信徒,平时称寂幻为“活佛”。故寂幻的到来受到虞洽卿特别尊重。守灵的虞洽卿破例为寂幻搬椅献茶,身为宁波防守司令的王皞南站立灵堂竟无人问津,这使他感到受到从未有过的冷落,加上对虞洽卿早有反感,盛怒之下竟然拂袖而去。

虞洽卿办理丧事后,对王皞南拂袖而去的事虽有所闻,但因忙于他事,没有去追问,事后更没有向王解释,赔个礼,故王皞南对虞洽卿早已心存芥蒂。

因王皞南对虞洽卿有矛盾,加上虞洽卿又终日奔波于外,母亲去世后更缺乏机会来宁波,很难和王皞南有接触机会,即使王文翰和翁仰青试想了种种办法,以

促使王、虞和好,但总是事与愿违。当年虞洽卿的三北轮船公司和奉化竺梅先的宁绍轮船公司,在宁波各设办事处,竺在宁波时间较多,故有机会接近王皞南,因此在许多事情上王皞南有意无意间对宁绍轮船公司有所偏袒,这些虞洽卿只能放在心里。特别是在日军逼攻上海之际,宁波形势危急,虞洽卿特地跑到王皞南那里,准备将宁属七县划为“难民区”以维持地方治安,遭到王皞南的一口拒绝。据说谈判不欢而散,虞洽卿狼狈而回。

一天,虞洽卿收到一份加急电报,原来是王皞南要他到宁波江东七塔寺参加军事紧急会议。名曰“军事会议”,参加的人大多不是军人,而是工商界巨头。有金廷荪、周大烈、虞洽卿、秦润卿、俞佐庭、陈兰(如馨)、王文翰、李耀庭、竺梅先、翁仰青、李思浩、蔡润初、梁文臣、叶琢堂、陈兰荪等,还有宁波防守司令、参谋长阮明、宁波警察局长俞济民等人。

据与会者当年回忆,这次会议,虞洽卿到得最晚,当他进入会场时,王皞南只瞥了他一眼,连头也不点。还是翁仰青等打了圆场,带头鼓掌欢迎洽老。

王皞南讲了几句为抗日巩固工事、充实军需、决定向工商界募捐的开场白后,即拿出纸、笔要与会者慷慨解囊,认捐金额。

正当众绅士感到举棋不定,处境十分尴尬的时候,虞洽卿带头写了认捐大洋五万(有的讲四万)。虞洽卿大笔一落,其他人也感到难以推却,你五千他一万,一共凑成十多万元。当时,王皞南对虞洽卿很感激,因为虞洽卿不仅出了巨资,更重要的带头打开局面,满足了防卫所需的要求。有人说王皞南曾离席向虞洽卿作揖,表扬他的爱国热情,两人在热烈的握手中隔阂似乎消除了。

这次,认捐者都要当场开支票付款,虞洽卿推说行程匆忙,忘记带上支票,讲定七日为限,派专人送到宁波。岂料半月以后,虞洽卿的五万捐款杳无音讯。王皞南派人到上海虞洽卿处催讨,这时,正遇他债台高筑,债主盈门。为了避债,他耍了一个花招说:“五万元是他带个头,如果他不带头,恐怕王司令连一分钱也难捐着。王司令不来谢我,还要来讨,真是岂有此理!”

来人回宁波后如实地向王皞南回报了赴沪讨钱的经过,他听了不甘心,又通过上海城防司令部去催讨,拿来的却是一张无法兑付的“空头支票”。收票的宁波四明银行为了照顾双方的面子,对该票不作拒付处理,而是在支票背面写上“再和洽卿先生商谈解决”的字样。两手空空的王皞南感到两次被虞洽卿愚弄,勾起旧恨新仇,发誓要对虞洽卿进行报复。以上事实,尽管有人撰文说王的处决是虞洽卿告发,事实是不存在虞能告王的问题,只有王皞南告虞洽卿食言,赖捐。


遭处决的真正原因

1937年抗战爆发后,王皞南以宁波防守司令的名义,以防止敌舰入侵为由,强令征用全国各地轮船公司的货轮、趸船沉塞在港口航道。同年11月12日又将招商局一艘3640吨“新江轮”装满石子后沉入镇海口,设置障碍以防日军进攻宁波。还在甬江镇海入口处打了一道梅花桩(名曰海底篱笆)。1939年王皞南再次下令将停泊在甬江上的“太平”、“福安”轮等共18艘船沉于镇海招宝山外和金鸡山一带。发布封江通令,来往船只一律不能进入宁波(经王皞南特许的轮船才可以于堵口隙处通行)。王皞南把三北公司运送上海难民归乡特加的宁兴轮,也扣在镇海口外。而对奉化竺梅先所主持的宁绍公司的船只,开绿灯放行,可直接进入甬江。

三北公司运送难民的轮船被扣在镇海口外,而宁绍公司的船只常常能偷偷地放入甬江。虞洽卿履行公务,向蒋介石指控王皞南阻挡难民船入甬,公开抗拒“拯救难民,疏散上海人口”的紧急指令。蒋介石一时难以置信一贯负有抗日救国为最高使命的王皞南竟会干出这种蠢事。他身边的军令部次长兼侍从室主任林蔚和周至柔(后任空军司令)等人,认为事出有因,决非虞洽卿所指控的那样简单。为此蒋介石特派林蔚作调查,并致电已经赴甬的蒋经国过问此事。

蒋经国向蒋介石报告了调查详情。当蒋经国讲到几千难民被扣在镇海口外,日见饿殍,夜闻哀号,而宁绍轮船公司船只可以直达甬江的种种事实时,蒋介石在盛怒之下,就立刻致电顾祝同,枪毙王皞南。

蒋介石下令枪毙王皞南,而总司令刘建绪是王的好友,电告顾祝同求情,要求暂缓执行,以便再向总裁求情。但上面派来军法执行总监倪弼,担任“监刑官”,要立即执行。据当年目击者回忆:王皞南在临刑前还趾高气扬不肯下跪,反问倪弼自己犯了什么罪?当倪弼宣读“……扣押难民船只,造成无辜伤亡”时,王皞南如梦初醒。

王皞南命丧黄泉的枪声一响,侍从室主任林蔚的调查报告几乎同时呈到蒋介石手中。报告称王皞南为了筑抗日工事,连结婚也不休息,到处筹措资金,亲临工地。因虞洽卿捐款迟迟不能到位,迫使已上马的工程停下来。心急如焚的王皞南想暂扣一下三北公司的轮船作为收起虞洽卿捐款的砝码。而虞洽卿却无动于衷,不顾难民安危。蒋即电虞洽卿问个究竟,虞也承认确有其事。于是蒋对王皞南处决十分后悔,抓起电话令顾祝同收回成命,而此时王皞南已倒于血泊之中。蒋介石也只得隐忍,迟迟不公开王的罪状。故王的处决长期以来成了扑朔迷离的历史公案。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