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近世传奇(1840-1949)

所有文章皆已在网易历史刊登

 
 
 

日志

 
 

随蒋介石游太湖:地方小报记者获准随行  

2009-07-19 17:54: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摘自:《温故十一》  作者:刘瑞琳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这是尘封的往事,回忆依然清晰。

1948年,我在无锡《人报》工作。这是一张民间报,最早由王昆仑创办,当时的社长是孙翔风。报纸的中间偏左立场,受到读者欢迎。当时无锡的报业非常兴旺,城区有六家日报和一家晚报,因此新闻竞争十分激烈,作为记者都想采到独家新闻,我自不例外。

这年深秋的一天,深夜,忽接一位同业的电话,他和我的友谊甚深。

电话中他故作神秘轻声说:“有一位重要人物,夫妇俩到了无锡,宿于蠡园。你想去采访吗?”

“这人是谁?”我忙问。

他沉默片刻,说:“蒋介石与宋美龄。这可是难得的机会。明天清晨,我来接你,驱车前去。”

我忙问:“这消息可靠吗?是否还有别家报纸知道?”

“提供消息的人就在蠡园工作,是他亲眼目睹,这怎会不可靠,别家报纸是否知道,这就很难说,我是要他不要告诉别家报纸的。”

蠡园是私家苑囿,园主王姓,无锡有名的景点,在蠡湖之侧。蠡湖与太湖相通,烟波浩淼,风景绝佳。相传吴为越所破,范蠡携西施由蠡湖入太湖,“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后人纪念范蠡,故名蠡湖,又称五里湖。蠡园因而取名。党国要人来无锡,常下榻于此。

当时国民党政权的命运已如游丝,真像“燕居危巢,鱼游沸鼎”,淮海战役已显败象,不知怎样蒋氏夫妇竟有心情来游览太湖,我困惑。

为弄清楚蒋氏夫妇此行目的,我立即接通无锡参议会议长李惕平的电话。他本是《人报》旧人,又是孙社长的妹夫,我常得到他的帮助。他说:“这次老蒋轻车简从来无锡,什么目的,侍从室秘而不宣,据说他为避寿而来,谁也说不清。”

虽说蒋介石我已见过多次,4月间他当选总统的场面我也目睹,但没有近距离接触,更不用说采访了,明天是否会封锁或戒严,能否让我们进园采访?采访能否顺利?我带着诸多困惑,进入梦乡。

一宿无话。清晨,刚盥洗罢,老友即驱车赶到,匆忙间即登车向西门外疾驰而去。临近蠡园,路上行人如常,车辆依然通行,说明并未清道或戒严。所担心的只是能否入园。

园门口,担任警卫的是宪兵和侍从室的警卫,问清来意和检查我们证件,并未搜身就让入园。原有的顾虑又少了一层。

入得园来,未见重重设岗,戒备并不森严。刚进第二道门,瞥见已有两报的记者先我们而到,身后也有记者接踵而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原来各报都有取得消息的渠道。大家相视而笑。

迎面走来侍从室的工作人员,同业围上去,纷纷问总统此行目的,可否接受采访,侍从笑而未答,只是说等一会儿各位可问俞主任。他看到我们都背着照相机,示意要我们交出照相机。他说:“由我们统一发照片,无需各位动手。”我们只好从命。

岁序已是深秋,园中依然苍翠欲滴,不见红衰翠减的飒败景象。这时朝阳刚升,晨露未,我们和几位先到的记者,一起穿过花木丛,走了几道曲曲弯弯的小径,来到一幢西式建筑的外面。

侍从室主任俞济时赶来。

“总统此行目的?”“是否可请总统回答我们问题?”记者们纷纷提问。

俞济时回答:“总统是来度假的,不接受采访。”他的话无商量余地。

“等会儿,总统与夫人就要出来散步,要睹总统仪容,大家可在这里等着。采访嘛,就谢了。消息我们可发统稿。”俞济时又说。

这是一条水泥铺的小径,俞济时指了指:“就请大家站在这里。总统来时,请大家不要随便走动,以免发生误会。”口吻严厉,说话时面带笑容。

这时七家报纸的记者全到了,哪一家都没有少。


园内异常静谧,只有枝头小鸟的啁啾声、风吹树木的飒飒声、湖水拍岸声,记者和侍从全都站在水泥小径的一边。

不一会,有人轻声说:“来了,来了!”

转身望去,果然不远处,只见第一夫人挽着蒋介石走过来。

蒋介石穿着绛色的中式长袍,着黑皮鞋,头上光光的,与他的脸色一样白里泛红,似乎冒着热气,脸带微笑;宋美龄着黑丝绒夹大衣,戴软边帽,梳横S髻,同样带着笑容慢慢地走过来。

蒋氏夫妇已走在我们面前,侍从并未给我们作介绍,静声,大家只是目视着,蒋向我们招手,嘴里说:“好,好!”走过去几步,又回过头来,招了招手,这才向前走去。

路的那边,迎面有三个人快步走过来。我定睛细看。为首的是江苏省省长王懋功,依次是无锡县县长徐渊若,还有昨晚与他通话的参议会议长李惕平。蒋介石夫妇和他们一一握手,略事寒暄。这三人又随着蒋氏夫妇向前面的一幢房子走去。

“看来今天的采访就此结束了。”《锡报》记者低声和我说。

我还未回答,就看到俞济时又跑来了,带着笑说:“各位请不要走,等会总统和夫人要游太湖,你们可以随行,请稍等,听候安排。”

这自然是意外。这样的机会当然不愿放过。我们被引到傍湖(蠡湖)的一个西式小厅去等待。从小厅的窗户远眺,湖边停泊着两艘游艇,烟囱中突突冒烟,正升火待发。

“莫非是去梅园?”“可能是去鼋头渚。”大家纷纷议论。

大约半小时,蒋氏夫妇出来了。后面跟着一位矮而胖的中年妇女,衣着极为平常,后来知道她是宋美龄的贴身女佣蔡妈。还有一位是江苏省省长王懋功。看来县长徐渊若、议长李惕平已经告辞。一排宪兵与侍从,分列两行,在簇拥下,蒋氏夫妇与王懋功,登上前面的一艘游艇。七家报纸的记者按俞济时的安排上了后一艘游艇。两艇一前一后向太湖驶去。

这种游艇非常豪华,本为达官贵人游湖而设。这两艘更是此中翘楚。平日从不动用。舱里与甲板上都铺着地毯,全是红木家具,陈设着古玩。还有烟篷(舱顶)上也摆有藤制的憩具(躺椅),供游客休憩与观赏湖景。这游艇还有高级厨师,向例准备着有太湖风味的菜肴(刚从湖中打来的鱼虾),一快贵宾朵颐。

船向湖中驶去。这时旭日临空,阳光洒在湖面,像无数银鳞在跳动。显然并没有清湖,不时见到张帆的航船疾驶而过,也有在湖中撒网打鱼的渔船。渔夫们当然不知道游艇上有蒋介石夫妇。

湖上空气异常清新,湖风拂面,也不感凉意。大概受湖上美景的感染,在舱顶的蒋介石,四顾左右,状极欢惬,不时与宋美龄笑语,或与王懋功谈着。他们的说话声随风飘来,只是因轮机声的干扰,听不真切。

船行途中,宋美龄的女佣蔡妈,大概看到湖上风大,怕夫人受凉,送上一条长长的围巾,披在宋美龄身上。第一夫人颔首表示谢意。

两艘游船相距甚近,各报记者都站在后一艘游艇的船头上,被前面游艇激起的浪花溅了一身。


游艇只在湖上打圈,显是让贵宾们游览湖景。大约一小时,游艇拨正航向,向岸边驶去。

前面不远处是小箕山。

游艇靠岸,一行人舍舟登山。岸边早准备了抬轿。蒋氏夫妇与王懋功换乘三架抬轿,蒋居先,次宋与王。未见女佣蔡妈,大致她留在游艇上。警卫与侍从前导,俞济时和各报记者一起徒步跟在轿后向山上走去。

走到半山时,路旁有一丐妇,她见有宋美龄的轿子,揣度定是官家贵妇人,快步迎上来乞讨。警卫上前阻拦,宋美龄摇手止住,边叫轿夫暂停,她对跑上来的俞济时说了几句。当下俞济时从他的皮包里,拿出几张金圆券,就手赏给丐妇。当时金圆券尚未完全贬值,该是一笔不小的钱。

小箕山并不高,一会儿就到了山顶。山顶上有一尼庵,掩映在竹树丛中,颇为幽静。蒋介石夫妇进去小憩。庵主是一位老尼,她见过世面,看这几位贵客前呼后拥,自然非同小可,她亲自出来殷勤接待。献上本山采摘的碧螺春香茗,几盘时新的水果与糕点。在侍从试尝后,蒋氏夫妇也亲尝了一点。老尼乘机送上缘簿,宋美龄亲自挥毫,写下一笔善缘。我远看她的字迹非常清秀。外界一向说,宋美龄只擅长英文,汉字一般,其实那行书写得很不错。王懋功不敢落后,也捐了一笔。当庵主看到宋美龄签名后,方知是第一夫人莅临,喜得意外之财的庵主,几番合掌俯首口念佛号致谢。

在庵内休息片刻后,蒋氏夫妇步登小箕山最高处。纵目远眺,波光潋滟,水天相接处,群峰若隐若现,宛如一幅水墨画。这时蒋介石面有喜色,和宋美龄低低地说话。陪着的王懋功也凑上去说着。我们虽相隔不远,但听不清。

大约四五十分钟后,宋美龄已有倦意。众尼出庵相送。一行人从小箕山循原路下来,重新登上游艇。泛舟湖上,进午餐。遥见船舱内,蒋氏夫妇与王懋功、俞济时四人一席。这边船上,七位记者一席,全是无锡名菜加上新鲜鱼虾,只是并不备酒,以茶代替。餐毕,船已重回蠡湖码头。

登岸后,记者们奉命稍待。后侍从室给我们发了一则数百字的统稿与几幅照片,规定照此刊载。记者们各就眼中所见写了些花絮,以补统稿之不足。

下午,蒋氏夫妇一行乘蓝钢皮专列回南京。

当年蒋介石夫妇这次太湖之行,统稿是说度假。以我看来,蒋那天心情不错,自始至终面带笑容。

还有,处于江南一隅无锡的几家地方报纸记者,居然能随“最高”游览太湖,是否仅有,当时未作研究。也许他是体现与民同乐,我曾这样想。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